来自 天空彩票与你同行登录 2018-08-28 15:07 的文章

复述以往的回忆的同时顾峥也迅速的翻找了一下

就在他与这七个神经病大眼瞪小眼的工夫里,顾峥就将这句话给秃噜着问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你们是何人?为何在我这山头之中徘徊?”
 
    “哦?”
 
    一听这白包子开口问话了,原本被顾峥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跳的这七位,先是面面相觑了一番,后又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小兄弟,不,看起来像是一个修行之人。”
 
    “小道士这话我们还想问你呢,这大半夜的为何不会观中,反倒是在这山林之间徘徊呢?”
 
    “咯!”打了一个酒嗝的顾峥,将手中的葫芦一晃,就抒发起了自己的情怀。
 
    “盖是因为这月色太美,这风太凄凉,这云羞于见人,这心太过于躁动不安啊。”
 
    “只有来到这沙沙如同秋水的竹林之中,取天地间的月光精华,才能平复我这具膨胀火热的躯体,才能缓解我的难过啊。”
 
 691 竹林七贤比装逼(梅苳盟主加更四)
 
    这纯属是本能的装逼,顾峥就算是醉了,也不会承认自己是喝多了耍酒疯了。
 
    但是这般的好习惯,对面的七个人不知道啊。
 
    在听到顾峥如此雅致的回答之后,就一个个的纷纷拍案叫绝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好!说的真好!真是我辈中人。”
 
    “此等月色,此等佳期,当然是要对月当歌,饮酒作乐。方能对得起这般的良辰美景啊。”
 
    “叫上三五个至交,一醉方休,才是人生最大的乐趣啊!”
 
    ‘嘶嘶嘶’
 
    说道这里的为首者,用鼻子轻轻的嗅了一下顾峥的方向,在闻出了顾峥身上的酒气之后,则是眼睛一亮。
 
    “没想到,小兄弟你竟然也是同道中人,想必在纵身山林的时候,也没有少饮那杯中之物吧。”
 
    “闻其味道乃是大名传唱的江南酃酒,绝对是人间佳酿啊。”
 
    “这可是比你王戎所带来的桃花酿不知道珍贵上了几许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就说你这个王老抠,家中财富可以比对着曾经的三分天下了,可是在对人对物的时候,就像是田间最抠门的守财奴,半分便宜也不会让外人沾到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对外人如此我们也不说什么了,你说我们场内的这七人,已经相交了多少年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轮流宴请的习惯又延续了多少次了?”
 
    “怎么就是你王老抠宴请的时候,总是推三阻四,降低规格?”
 
    “今日间这般的日子,你却是拿这如同清水一般寡淡的桃花酿来对付我等。”
 
    “也就是我们这群人潇洒不羁的多,斤斤计较的少。”
 
    “否则啊,你身边的朋友早就一个个的离你而去了啊。”
 
    被提及到姓名的王戎,此时正和不要钱一般的朝着喉咙之中猛灌那桃花酿。
 
    若是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这酒有多么的甜美呢。
 
    但是只有在场的人明白,这小子怕是酒水喝不完,就要浪费了,捏着鼻子也要灌下去的表现啊。
 
    随着众人的目光一并看过去的顾峥,却是震惊了。
 
    因为光是看这七人的打扮,压根就看不出是一群玩的十分好的朋友。
 
    因为这一群人的画风,实在是太不搭调了。
 
    其中一半的人高冠大袍,华服着身,腰上坠着玉珏,发冠上镶嵌着珠玉,端的上是一派贵公子的打扮。
 
    而另一半的人,虽算不上穷困破败,却着实看起来不算是宽裕。
 
    观其面相凄苦着有之,敦厚宛若老农者亦有之。
 
    不知道这等奇异的组合,是怎么能聚集在一起喝酒聊天,并互相的引为知己的。
 
    所以,在听到了对方领头人物如此说了之后,顾峥就做了一个潇洒的摆手的动作,将身子往一旁的竹子上一靠,没所谓的接话到:“是吗?”
 
    “我这酃酒的确是不错,这是先师珍藏了多年的窖藏原装的好酒。”
 
    “我看几位也是爱酒之人,恕小道士孤陋寡闻,毕竟我在这苏山的地界中也生活了多年,这山头划归我道观名下的产业也已有多日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从来不见尔等这般见之脱俗的人物?”
 
    “不知道诸位是?”
 
    听到顾峥如此说,对面那个领头的人物则是挑了挑眉毛,从自己歪斜着的榻凳之上坐了起来,朝着顾峥一个潇洒的举手,施礼回到:“哎呦,竟然不知此家山林竟是有主之物,此山此林的主人,可莫要怪罪啊。”
 
    “我等七人,从左至右分别是,陈留阮籍、谯国嵇康、河内山涛,沛国刘伶、陈留阮咸、河内向秀以及琅邪王戎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七人,在这竹林尚未成型的时候,就见此山的风景优美,环境宜人,颇为适合友人间的畅饮清谈。”
 
    “故而长长聚集于此,作为好友聚集地的所在了。”
 
    说道于此的嵇康,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,将手掌往自己的额头一拍,指向顾峥的方向就攀起了关系。
 
    “我想起来了,早年间我这竹林宴友所在地刚刚寻觅确定的时候,就在这林间的深处见到一个仙风道骨的修道之人。”
 
    “他当时背负着一个硕大的篓子,采摘归拢这竹林之间的竹笋。”
 
    “最为难的是,这天生野长的东西,他竟是取之有道。”
 
    “绝不在一处挖干殆尽。”
 
    “那篓子后边,往里边奋力的装笋子的小道士,莫不是就是小道长你吧?”
 
    “当时间我与其攀谈了一句,你的师父说的很好,这世间万物有灵,人乃是灵物之中的一种。”
 
    “不能因为你自己的优势就予取予求,不知收敛。”
 
    “当融于自然,天人合一,才是最终的道理。”
 
    “这一番作为,乃是精修老庄的同道中人。不知道小道长可是还有印象?”
 
    “哦!”
 
    就在嵇康复述以往的回忆的同时,顾峥也迅速的翻找了一下属于委托人的记忆。
 
    嘿,还真的有啊。
 
    只不过当时的笋子刚从地里被挖出来,太过于青葱,引得那小顾峥口水横飞,自然也顾不上什么竹林之间的怪人与自家师父的攀谈了。
 
,一波被逼避世,本应该永远都没什么交集的人,却因为这个一心想要扬名的小道士顾峥,从今日起,连接到了一起。
 
    起因?
 
    就是因为一壶酒。
 
    这个喝的醉醺醺的顾峥,十分豪爽的将对面想要继续凑近乎的嵇康伸过来的杯子,给意思的倒了一个杯底,然后十分自得的点了点头道:“想起来了,这位大叔,相逢即是有缘,喏,这杯水酒不多,莫要嫌弃啊!”
 
    说完就眼睛亮亮的与对面闻到了酒香,同样冒着绿光的六个人对视了起来。